top of page

從約櫃被擄看對傳統的迷信




撒母耳記記上4章記載了約櫃被擄的故事。以色列人“敗在非利士人面前”,為了爭戰得勝,以色列的長老建議“將耶和華的越貴,從示羅抬到我們這裏來”。以色列人滿有信心,當約櫃到了營中,眾人“大聲歡呼”。不僅如此,非利士人也“懼怕起來”。為什麼以色列人對約櫃如此自信,而非利士人卻聞之喪膽呢?


當我們回顧以色列人的曆史我們就會明白約櫃之於“雅各家”的重要性。在出埃及記中摩西按照神的要求製作約櫃和帳幕,約櫃表徵了神的同在,“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帳幕”。約書亞帶領新一代以色列人過約旦河,當祭司抬約櫃踏入河水時,河水便立刻斷絕,以色列人便順利通過。同樣在約書亞記,以色列人攻打耶利哥城,祭司抬約櫃繞城七次並大聲呼喊,耶利哥城牆便倒塌,以色列人大大得勝。原來以色列人對約櫃的自信是有曆史原因的,約櫃有太多爭戰得勝的美好回憶,它代表了神與以色列人同在的曆史情懷。因此他們按照往常一樣把約櫃抬到前線,期許著會發生和過去一樣榮耀得勝的事情。但是以色列人大敗,以利兩個兒孒被殺,約櫃被非利士人擄去。這次打仗的結果是情理之重、意料之外:到以利做士師的時候,以色列人已經多次悖逆與墮落,以利的兩個兒孒更是不討神的喜悅。神早在西奈山與以色列百姓立約的時候便明確了立約雙方的權利和責任——遵行神的旨意便蒙福;悖逆衶便會遭災。以色列人對約櫃的迷信導致了他們的完敗,外面看約櫃還在,但是從裏看神的同在已經離開了。


我們很多時候依著慣性做事,但並未思考這樣做的原因,可能只是因為以前這樣做,而且可能很成功,所以要繼續這樣做。很可能以往表達出活潑信心的行動,如今卻成為沒有生命的傳統。就拿洛杉磯來說,教會風格多樣且迥然不同,每一個教會都有他自己的傳統和習慣,有些是很好,有些則不然。令人遺憾的是,很多教會都在固守自己已經逝去生命的傳統,很可能在教會建立之初,這些都是聖靈工作的印記,甚至是教會複興的關鍵,但人們固守住外面的儀文和形式,以為這些形式可以留住聖靈的工作,但是殊不知隨著環境的變化,聖靈已經如水流走了,但是人們仍然被蒙蔽錯把外在的形式當成了內在的豐富,以為只要形式和傳統在聖靈的工作就好,就像以色列人對約櫃的迷信一般。


如果我們讀啟示錄裏的七個教會,如果我們瞭解基督教兩千年發展的曆史,這一點就更加凸顯。在初代教會之後,因著羅馬寧帝的信主,天主教成為國教,迫於政權的壓力,許多屬世的傳統和習俗進入了教會,天主教一開始的一些外在儀文所表達的動機和寓意都是好的,但久而久之就成為了死的瀪文縟節,今天天主教仍然在持守著它。更正教同樣如此。今天地上的教會有如此多的宗派,長老會有老會的真理,浸信會有浸信會的真理,路德會有路德會的真理,召會有召會的真理,靈恩派有靈恩派的習慣,當初這些的真理都是宗派複興的關鍵,但是到今天某些已經失去內在生命的傳統仍然被持守和崇拜。倪柝聲弟兄舉過一個有意思的比喻,傳統就像一個杯子。在複興的起頭,什麼地方有活水,聖靈在什麼地方有工作,人們就往那裏去,但是人們想保守這活水永不流去,就拿了一個杯子來困住聖靈,但聖靈是永遠不受限的,是會流淌的,當神興起新的團體時,水就流走了,這個杯子還在,但是裏面的水卻沒有了,熱心的人仍然在膜拜那個沒有水的杯子。基督教的曆史就是不斷複興和改變的曆史,神興起了一個團體來取代之前因著驕傲而敗壞的團體,又同樣興起另一個團體來取代這個之前取代別人的團體。聖靈的水流過一個又一個杯子,但是水流過之後,空的杯子便停留在了那裏。


聖靈的水是不斷流淌和更新的,我們需要做出改變來適應聖靈在新時代的工作,但是我們同樣也要避免陷入另一個誤區。聖靈做的新事並不是沒有限制的,新事是需要聖經的真理作為基礎和平衡的。神的真理就像一座山脊,我們要想安全地翻山越嶺就必須走在這個山脊上,但是山脊都是很窄的,不過幾米的距離,如果你往左偏了一點,那麼你就會落入無底的深淵,但是你為了矯枉過正,因著左傾而要向右調整,但是一不小心又走過了,你同樣也會掉下右面的山崖。


保羅說:“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1:3)。這裏說到“一次交付”。“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林前2:2)這裏提到“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他同樣又說:“無惀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1:8)耶穌基督已經成為了房角石,他已經立了真理的根基,我們無須再立。所以任何宣稱和這一根基不同的“新事”,都是要受詛咒的。就像東方閃電經常稱神“做了新事”,“我們不能限制神”,耶穌已經來了,而且是以新的形式出現——女基督。這完全就是背離耶穌基督所立的根基,對福音有極大的危害。


耶穌基督上十字架兩千年以來,我們對神和聖經的認識是不斷更新和發展的,無數新的運動將神的真理帶到更高的層面:不管是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衛斯理的成聖運動,19世紀的宣教運動,還是20世紀初的靈恩運動(靈恩運動當然有其局限和危險性)。但是我們要切記真理的核心和福音的根基已經立定了,沒有更新的事情。所以我們要把握這個平衡,既不能因著固守傳統而錯過了聖靈更新的機會,也不能放任“神做新事”而忽略了聖經中啟示的真理的根基。

1 view0 comments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