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致敬伯利恒野地的牧羊人




在神學院的三年訓練即將來到終點之時,神將我領入曠野牧養羊群的異象愈發明晰。近日來“牧養”這個詞在我靈裡面愈發沉重。直至有一天,當我讀到路加福音2章“在伯利恒之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這種感動達到了巔峰!

在將“牧養”引申開去之前,無論如何我都無法繞過召會一位牧養過我的弟兄,沒有他我不知何為“牧養”。從南卡搬到洛杉磯的第一個週末,我在大街上偶然卻也必然地碰到了傳福音的他。很快,離我家只有3分鐘車程的他成了我最好的屬靈同伴兼導師。那時我並沒有汽車(在洛杉磯沒有車幾乎寸步難行),當我有需要求助時他都全力以赴。我暗下決心:以後有車我也要這樣服事弟兄姊妹。他很少教導謙卑,但他身體力行。有一次,他私下找,說:“我發現你總會在眾人面前稱讚我幾句,可不可以請你以後不要誇我,因為這樣會讓我驕傲的。”我到今天都記得那天他身上流露的謙卑。受洗之前,我偶然間看到美國徵兵的廣告,福利之好讓人趨之若鶩,我也動心決定報名申請。當天晚上他便來到我家,擺出亞伯拉罕自作主張、生以實馬利導致後患無窮的前車之鑒,從那之後我再也不敢越過神擅自作主。每當我難過、迷惘、犯錯之時,他總是會第一時間來到我的家中安慰、指引和勸勉我。不僅如此,他一有空就會帶著聖經和屬靈書籍來我家用神的話餵養我。

信主一年後我也起來服事主,以他為榜樣成為別人的祝福。記著有一天我給他短信:“很感謝你在過去一年中對我的牧養,時光如此奇妙,一年前你如何牧養我,一年以後我如何牧養我身邊的人”。誰知他回答我:“你知道我為什麼這樣牧養你嗎?因為幾年前當我剛信主時就是有人這樣牧養我,我之所以能祝福別人,是因為之前我這樣被人祝福過。如果有一天你可以牧養出一位和你一樣愛主,甚至比你還愛主的人,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和冠冕,願你將牧羊人這個接力棒傳承下去。”

牧養不是召會弟兄的發明創造,聖經中滿了牧養的教訓、比喻和實際行動。主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舊約中無數屬靈偉人都有一個相似的經歷——牧養。這絕不是偶然!大衛在發跡之初,當撒母耳奉命前來膏摸未來的君王時,大衛只不過是一個在曠野被人遺忘甚至被其父親忽略的牧羊人。摩西在出來盡忠之前,神在曠野操練他40年,不是操練他講道、讀聖經、帶詩歌,乃是放羊。先知阿摩司奉差遣向以色列宣揚審判的資訊,他的身份只不過是一個牧羊人。亞伯拉罕、雅各、約瑟無一沒有放羊的經歷。

再來看新約中的使徒彼得,主在約翰福音21章末了對他說“牧養我的羊”。這句話實在是天大的託付。誰說的這句話,對誰說的,什麼時候說的,什麼地方說的,以什麼頻率說,這5個方面決定了這句話的重要與否,養的奧秘和心意。整本聖經都是神的話,但是主耶穌基督說的話總是十分的特別——凝練和含義雋永;祂不是對一個普通信徒所說,乃是對大使徒、交付天國鑰匙給他的彼得所說;主說這話的時間點在於復活之後、升天前不久,試想一個人在離開屬地世界之前對於一個“心腹大將”所說的託付能不重要嗎?這句話乃是在被稱作生命福音的《約翰福音》最後一章出現的,《約翰福音》是約翰在歷經芳華生命老練之後所寫成,啟示極高,他的記載難道是一時心血來潮嗎?最後這句話講了三遍,主從來不會講廢話,祂一再重複強調凸顯了此事關係重大。如果我們的眼睛被打開,“牧養我的羊”實在是天大的事情,是對所有新約神的僕人的重大託付。

我們常聽人說牧養教會,但是我們往往忽略了牧養的真諦。牧養教會絕不僅僅是帶領教會那麼簡單。牧養乃是將生命傾倒出去成全羊群,牧養乃是視羊群為兒女。“羊羔在他家裡和他兒女一同長大,在他看來如同女兒一樣”(撒下12:3),保羅在帖前以父親和母親詮釋了牧者的身份定位:“我們怎樣勸勉你們,安慰你們,囑咐你們各人,好像父親待自己的兒女一樣”(帖前2:11)“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帖前2:7)。

牧羊人不是靠教導出來的,乃是用生命花時間陪伴出來的。孩子感受到被愛的時候,不是你教導他的時候,可能也不是你給他買東西的時候,乃是你花寶貴的時間陪伴他的時候。你會記得幾個月前甚至幾天前講臺上的傳道人釋放的話語嗎?未必!但你一定會終身銘記陪伴你的牧者身上散發出耶穌基督的大愛。牧養羊群也不是靠主日一篇道、幾首詩歌就可以解決的,更在乎平日的關懷和餵養。牧養羊群就是做父母,做父母是24小時的,是一輩子的。沒有周日是父母,週一到週五就不是父母這一說。不可能早上9點到下午5點是父母,下了班就不是父母,那不是牧者,那是雇工。

牧養羊群需要人性的顧惜和關懷,又要有神性上的餵養和引導。我們一不小心就失去了人性,督促“讀經禱告”,卻忽略了羊群最現實的需要,以至於羊群認為我們太“屬靈”不食人間煙火,不由自主和我們拉遠距離。我們一不小心又會失去神性,展現了如慈善機構一般的關懷和幫助,卻忘記了我們是將救恩和神的話語帶給人的祭司。有哪位父母不會為孩子的飲食費盡心思呢?即便不會做飯也要竭盡所能做最可口的飯菜。世上有一道最好吃的菜,不是滿漢全席,乃是“媽媽做的菜”。在話語的餵養上下功夫是何等的重要和無可推脫。

牧養不是做教師,保羅說:“為師的雖有一萬,為父的卻不多”,牧養為父的心和一般教師的心是天壤之別的存心:牧養是以對方——羊群為中心,放低姿態就近羊群,甚至為羊群捨命;教導在出口的時候一種存心就已經被暗示——我比你懂,知識比你高,所以我可以教導你,說教這個詞被創造伊始就抬高姿態於羊群之上。做父母的沒有高高在上的。因著愛,父母天然就有一種傾向卑微遷就孩子。父母聽孩子的話是屢見不鮮的,要讓孩子聽父母的話可是難上加難。

牧養不是轄制,彼得在年老給信徒們的諄諄教導依然響徹耳畔:“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他深知牧養一不小心就會走入一種誤區和陷阱——轄制。多少時候,我們因愛的名義牽制;多少時候,我們因曾經的陪伴,侵犯羊群的自由;多少時候,我們因曾經施恩而命令;多少時候,群羊成為追求我們雄心的墊腳石和榮耀自己的工具!

牧養不是牧養我們自己的羊,乃是主的羊。有意思的是,主似乎時不時就將你所牧養的羊帶走,這也是最近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主以此來宣告他的主權,以此來考驗你牧養羊群的存心,也以此告誡你不要做羊的“王”擴大自己的勢力。當約基別看著兒子摩西被送進皇宮那一刻,她的心碎了,同時也恍然大悟,兒子不是屬於自己的,乃是屬於主的。總有一天,自己的孩子要脫離父母的懷抱,上陣為國捐軀。孩子不再是屬於父母的,乃是為天國打美好勝仗的勇士。

聖經中的牧羊人是無比崇高和令人尊敬的。他們辛勞盡職,別人在鼾睡,他們在夜間看守和放羊;他們不計謙卑,沒有地位,沒有名聲,沒有家財萬貫;他們隱藏於世,沒有站在台前講道、帶詩歌,而是默默盡忠於人所不見的服事;他們孤獨少伴,因為這份苦差少有人願意做,很多時候只能與羊群為伴;他們甘願舍己,就像大衛為了奪回羊群不惜與獅子、猛獸搏鬥;他們被苦練等待高升。摩西沒有那40年的曠野放羊經歷就無法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大衛若沒有在放羊時用石子擊打猛獸的訓練,就無法擊敗連掃羅都懼怕的歌利亞。我們往往只想著如何為主做工,卻忽略了在為主做工之前主在我們身上的做工。

請允許我這樣說,教會中可能沒有比牧養更重要的職事,也沒有一樣的職事像牧養這樣成全、造就和改變人,可能沒有其他的服事比牧養更能摸到主的心意,沒有一個稱呼像牧羊人那樣崇高和讓神心滿意足。牧養羊群實在是一件天大的事!如果我們的眼睛真是被主開啟,得見這樣的奧秘,我們實在會歡喜快樂!不是君王、不是祭司、不是文士和經學家聽見天使報佳音,乃是伯利恒野地的牧羊人得見基督豐盛的榮耀!

但願在一生做工的終了,我們的蓋棺論定不是基督教的領袖,不是聖經教師,不是神學家,不是名牧,不是佈道家,乃是一個忠心的牧羊人。“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了。”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